“废柴”也可以创造奇迹

2019-09-12 17:30

“像你这么吊儿郎当的小屁孩,什么庆应大学啊,是考不上的。”“你这样的渣子怎么可能考得上庆应大学?”面对父亲的忽视、班主任的鄙视与不被认可,一个爱美,爱玩,不爱看书的日本高中女生最终创造了一个奇迹——她真的考上了全日本最顶尖的大学。

这就是《垫底辣妹》的故事。这部电影改编自坪田信贵的小说,讲述了学年成绩倒数第一的女高中生工藤沙耶加用一年时间,将偏差值(偏差值与个人分数无关,反映的是每个人在所有考生中的水准顺位)提高40,并考入与早稻田大学并称私立双雄的庆应大学。

这部电影严格意义上讲,是日本人最擅长拍摄的“自我成长”类型的电影。虽然故事略有些俗套,但我周围看过的朋友——其中不乏中年人——都会被其打动,即便人生的真谛真的只有那么几条,但如果表达得足够丰满,那么没有人会抗拒第100次被“永不放弃”的口号打动。

同样,这也是一个少女自我觉醒的故事。电影一开始塑造了一个全世界人民心目中的日本“废柴”女孩形象:可爱,笑盈盈,时髦,化妆技术一流,随着年纪的增长越来越短的校服裙子,以及——毫无追求的人生。故事转折点是一次意外,女主角“无限期休学”失去直升大学的机会,如果不是因为这件事,爱打扮和贪玩的沙耶加也许会浑浑噩噩地过完自己的一生。

“去补习班吧,靠自己的努力考上大学。”休学后迫不及待将头发染成金色的沙耶加,出乎意料地接到来自母亲的建议。当她穿着热裤、吊带背心,踩着高跟鞋,抹着浓妆出现在补习班,第一次遇见坪田老师时,她或许根本没想过,自己的人生要迎来翻天覆地的变化。

与整天板着脸孔,瞧不起沙耶加,称她为“渣子”的班主任不同,补习班的坪田老师简直是孔子所说的“因材施教”的典范。他始终以鼓励的态度对待沙耶加,对考试只答对一道题的她给予无限赞许,并根据沙耶加的个性,用漫画的形式教她学习日本历史。

“目标定为庆应大学吧!”坪田老师给测评只有小学4年级水平的沙耶加定下了一个“宏伟又遥远”的目标。沙耶加也仅仅因为“这所大学的男生听上去应该比较有型”而笑嘻嘻地接受了老师的意见,幼稚的她根本没意识到,这是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。

美国专栏作家希拉·格雷厄姆说过:“如果想得够殷切,就会得到你想要的任何东西,你必须乘着冲破地表的巨流,热切向往,并结合创造世界的能量共同为之。”确实是这样,不过,想得殷切不难,难点在于如何搜集创造世界的能量。

创造世界的能量总是要在自尊心被彻底激发的那一刻迸发。“这个世界有时候不论怎么努力也是没法成功的,姐,你也是,别再追逐那种愚蠢的梦想了,你不会真的以为能考上庆应吧?”面对弟弟的嘲讽,叠加在父亲长久的忽视和班主任的鄙视下,沙耶加的自尊心终于真正被戳痛。“我沙耶加和你们才不是一种人呢!”吼出这句话,转身奔跑的她,似乎终于坚定了自己,义无反顾地朝着目标奔去。

她剪掉长发,摘下假睫毛,抹掉口红,和昔日的玩伴暂时告别,“这辈子可能再也不会这么努力了”。她放弃睡眠时间,把落下的知识一点一点补回来,经过长达一年的努力,终于在春天迎来了新的生活——成为庆应大学的一员。

“有那么一些大人,只凭外表就说‘这孩子不行的’,我觉得很讨厌。但是,我一无是处,这一点我自己也很清楚。没有目标的话,也没有谁会对我抱有期待,与朋友在一起的时光是我唯一的安慰,也没有对未来的希望,只会顶嘴,可能是因为这样不会受伤......”蜕变后的沙耶加在最后写给补习班老师坪田的感谢信中,吐露埋在自己心中已久的想法。这个女孩终于明白,“废柴”的人生根本意义上是对生活的逃避。

沙耶加持续地努力着,于是,一个废柴女孩变成了高材生。这个老套的故事,一句话就能说清楚,没什么出奇的招数,整部电影元气满满地阐述着一个我们听过上千次的人生道理——永远不要放弃自己,因为坚持到终点,等待你的是一个人生的大礼物。每个人都在其中看到了自己曾经的模样,在18岁以前最困扰自己的事情是高考,在成人之后,困扰的事情可能变成工作、爱情、家庭,以及种种生活琐事。我们也曾被人肤浅地判断成“不会有作为的人”,对一件事情“失去信心”,或者干脆变成了中年“废柴”,碌碌无为地打发着时间,日复一日,混浊度日的人们,失去的不仅仅只是时间,而是“活着的感觉”。

在沙耶加的奋斗过程中,妈妈是一个不容忽视的角色。她一直支持、陪伴和鼓励着女儿。从小到大,妈妈因为沙耶加被学校“传唤”无数次,却从未责骂过一句。“相比为了保全自己而出卖朋友,我觉得沙耶加尊重友情的举动更让我骄傲呢。”在因女儿被老师抓住抽烟,逼迫其供出同犯时,沙耶加的妈妈还是坚定地站在女儿这边。

所以,《垫底辣妹》不仅是一个关于学渣翻身的奋斗故事,沙耶加和家人的情感,也让整个故事非常出彩。

“高考”这件事,浓缩了女主角人生中最丰富的一段时光:父母、老师、朋友,不管是支持还是否定,他们或多或少的情感投射都成为女孩前进的动力。随着沙耶加达成目标,电影中各个交织的人物关系中存在的矛盾也被温柔地化解——沙耶加像儿时一样重新伏在父亲的背上;把棒球梦想寄托在儿子身上的父亲,将人生的自主选择权交还给儿子;称沙耶加为“渣子”的班主任,兑现了自己的承诺——“渣子如果考上庆应大学,我就裸体在操场跑两圈”......

有时,我在想,日本电影最大的特点就是,总会有一种“孩子气”,坏人极端地坏,好人极端地好,像漫画一样,人物出场就被鲜明地打上标签,不用猜。最终,主角都会是幸运的,获得想要的一切。于是,观众在观看的过程中,也就不会期待探幽复杂的人性,而是好好沉浸于励志的情绪之中。

日本电影就像略显压抑的日本真实社会的反面——是站在朝阳下起舞的。我们看到的大多是人间的温存、善意,人和人间相互扶持、鼓励以及细微动人的感人之心。无论日本社会现状如何,是否有诸多难以解决的问题,但电影的文化观无疑是社会的折射,一个社会相信什么就会拍出怎样的电影——社会相信付出总有回报,就会有沙耶加这样的奇迹;社会失去道德底线,就会拍出一个男人为寻找初恋背叛家人的故事,即便最后他回到发妻的怀抱。

《垫底辣妹》是一部励志电影,它不仅告诉你该如何考大学,还告诉每一个成年人,在今后的路上应该以什么样的态度前进——丢掉别人对你的评价,朝着自己的目标不断努力。就是这么简单,一碗让人喝着不腻的鸡汤,一洗我们在平日工作和生活中的厌弃,告诉你人生就像电影传递的那样,其实没有那么多“大恶”和“大善”,没有那么多人值得你在意,你只需要不放弃自己,充满希望地努力下去。

“沙耶加不是‘渣子’,她是有很多可能性的、很棒的女生。”当我从电影中听到这句外界对女主角的肯定时,莫名感受到深深的美好。散场时,我神清气爽地走出影院,就像重新充电一般,踏上新的旅途。